【网易女人】“国民媳妇”的美好生活——生活家地板特约网易女人《人人都是生活家》活动之海清专访

浏览量:4003

  

  

(著名影视演员:海清)

       原文链接:http://lady.163.com/special/sense/life303.html

        海清:网易的网友们大家好,我是海清。

  记者:我们想先请你用一个词来概括一下你今年的成长,你会用什么词?

  海清:呵呵,今年的成长啊,照顾家人。

  记者:在家庭方面的投入比较多一点?

  海清:对,我今年其实是一月份开始工作,一直工作到五月份,所以整个六、七、八三个月到现在基本上工作很少,每年的七八月份都是孩子放假的时候,所以我基本上会跟小朋友在一起,要说今年,因为我一直觉得在开工的时候照顾家人的时间特别少,但是我今年开完工以后就基本上从五月、六月、七月、八月四个月都在陪爸爸妈妈,照顾我父母,因为父母年岁慢慢越来越大了,总希望给他们更多的时间能够陪在他们身边,所以今年如果问我至少上半年是什么样的一个状态,我会觉得,照顾家人是我比较主要的一个工作和生活的方向。

  记者:你今年有没有什么遗憾?

  海清:还好,现在没有什么特多的遗憾。

  记者:你觉得什么样的女性会觉得她是女性榜样?

  海清:我觉得是这样的,其实在现在来说,女性身上所担负的社会角色其实不光仅仅是女性,其实很多女性现在身上担负的社会角色也有男性的色彩,我很敬佩那些在工作和家庭两方面平衡得非常好的职业女性,因为全部把工作抛开仅仅照顾家庭也会照顾得很好,但是一旦有工作的话,这两方面的协调和平衡很难达到一个非常好的点,我自己也做得不够好,所以我很羡慕和敬佩那些在这两方面都平衡得非常好的职业女性。

  记者:你平时会关注一些女性方面的新闻吗,有没有哪个女性群众或者哪位女性人物给你留下特别深刻的印象?

  海清:今年啊,韩国总统大选是今年吗?呵呵。

  记者:朴槿惠。

  海清:我想作为总统来说她真的,她的很多生涯是她的一些经历让我们觉得非常新奇,也是觉得很多东西,很多苦难她所经历的,我看到了很多她的这些经历,失去家人的这些经历让我觉得很难过,她在这些苦难当中,把为国家服务,为人民服务作为她唯一终生的目标,我很敬佩,当然我也知道作为这样的女性来说也一定有她的苦,她家庭的缺失,所以这样一个女性,说实话去担负了国家的希望和重任,我自己觉得非常非常的敬佩。

  记者:你觉得现在新时代的女性有哪些新的方面的特征,可能跟过去传统女性不太一样的地方。

  海清:我会渐渐发现,现在很多女性其实她们身上男性的气质更多一些,我想这是社会造成的,发展到现在,一个男性在家庭里面仅仅靠男性承担家庭所有的经济和,就是经济来源,可能已经不能满足家庭的发展了,于是女性工作,除了保证家庭的收入以外,女性自我的要求和奋斗,也成为这个新时代的一个非常有特点的一个明显的特点,于是现在我们就会发现,我们一直说女性在现代社会中到底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仅仅是关起门来的一个角色在家里面,还是说能够面对大众,我们也找到自己的人生方向和事业,其实这是一个特别大的话题,并且在这个话题上衍生出来很多很多,现在女性我们回到这个原点,现代女性的这种角色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其实我说她主外也主内。

  记者:你觉得自己身上有没有一些本来属于男性方面的性格?

  海清:有啊,承担家庭的经济来源,未必是主要来源,但是至少是承担了一半,然后同时你要多承担的一半是什么,对于老人和孩子的照顾,在家庭的时候,可能觉得很多事情是女性应该做的,比如说父母生病或者什么,你一定是最牵挂的,孩子生病啊,孩子上学啊,所有的一切你都要操心,我为了孩子上学基本上在孩子两岁开始,我就开始去选择上哪个学校对他最合适,随着他的转变,随着他的性格慢慢的形成,孩子自己的特点,我又开始在已经筛选好的学校里面又在不停地调整,同时这个事情你又最后做不了主,你要跟家里人商量,但是前期所有的准备工作都是我做的,就很辛苦,一直到现在,很多事情是需要我们女性来主动承担的,因为本身说实话我们会很细心,包括带父母看病,你会哪家医院的哪个医生看这个是最好的,我们都会抱着这样的心理。

  因为有时候我会想,比如说我自己看病,我就会差不多找一个相对来说好一点的一生就行了,但是父母看病我就不敢马虎,我要上网查好多资料,有时候,有一次我记得,我实在是起不来,我说那么早,他们说五点半要去排队,我就跟我自己说,我说你先去帮我排队,我真的起不来,然后我就七点多钟跑过去,那号真的都已经挂满了,我们五点半都没挂到。

  记者:其实摩羯座也是一个很操心的命。

  海清:特别特别操心。

  记者:你觉得在对家庭的付出当中你和先生,你是不是付出的比较多一点?

  海清:我可以自豪的说,在全家的付出上,我是家里所有人付出最多的,我要操我爸爸妈妈的心,要操孩子的心,还有家里很多亲戚朋友他们有些什么事情,我说我的家像一个驻京办事处,我会接待好多朋友到北京来办事,从用车到旅游,到各方面的接待,我这儿特别像一个全国各地驻京办事处。

  记者:全靠你打点。

  海清:对。

  记者:其实这种付出是不是也挺骄傲的。

  海清:一方面大家一想到要到北京来办事,要是没有车了,没有什么地方住了,或者是不知道该去哪儿玩儿或者什么都会来找,我也会很骄傲,朋友多了以后你就会觉得你很有用。

  记者:你在家里这样是不是感觉像超人的角色,就是什么问题交给你,你都可以把他们打理好?

  海清:我主要是我太细心了,我能想到正常人想不到的所有的一切的细节,所以我是一个操心的命,没有办法,很多事情交给别人做总会出差错,所以我对我父母来说的话,他们的很多东西我还是管得比较多,包括他们吃什么药,哪个牌子的什么药,不是说一个感冒药你就买感冒药,比如我们说得特简单,板蓝根,你要生病了你就去买个板蓝根,但是我会细致到哪个牌子的板蓝根,我是可能比较这样的。

  记者:(08:34)

  海清:没事儿,随便问,你们不要给他压力,快去,消失消失。

  记者:你演了很多媳妇儿的角色,很多人都把你称为国民媳妇儿,其实我觉得像你刚才这般描述自己做的也很棒,会给自己打多少分?

  海清:哎呀,我这个打分吧其实特别片面,就不能特别客观,因为我不拍戏的时候家里面就照的特别多,然后我一拍戏的时候呢就顾不了这么多了。

  记者:你心中什么样算是好媳妇儿的标准?

  海清:哎呀,我觉得好媳妇儿的标准首先得有一个好丈夫,他要承担一部分责任,就是我们说女人码小事,男人码大事,这事是挺有道理的,我是一个很好的秘书,我会把很多准备工作都做好,但真正的,比如说我会带爸爸妈妈去吃饭,我都会先尊重他们,先把餐厅提好,我妈妈是湖南人,我会说你今天是想吃湖南菜还是川菜,我爸喜欢吃粤菜还是上海菜,我会把这些餐厅都选好,然后他们去定,他们来做决定,做完决定以后我再去订包间,我属于辅助性工作做得特别好,但是我很少做那个决策性的,主要是轮不到我做。

  记者:前两天在微博上看你晒了一个给孩子剪头发的照片。

  海清:嗯。

  记者:你平常会给他剪头发吗?

  海清:我剪啊,他小的时候到大好多头发都是我剪的,连他的光头也是我给推的。

  记者:那你平时跟孩子在一起都会跟他做些什么?

  海清:我其实最主要的就是配着他安静的成长,这是我最享受的,在很小的时候,我抱着他,我在生完他半年就去拍《王贵与安娜》,当时我记得我的剧本是怎么看的呢,就是每天抱着他睡觉,他中午或者晚上睡觉的时候,我这儿抱着,然后这边剧本就这么翻着,那个剧本是这么看的。现在慢慢长大的时候,包括有的时候他在玩儿,他在画画儿,或者他自己看电视或者怎么样,我就在边上陪着他,我也不知道是他陪我,还是我陪他。

  记者:你会给孩子做吃的吗?

  海清:我会。

  记者:做什么?

  海清:他很爱吃我做的烤面包,他也很爱吃我做的煎蛋,然后我炒的一些菜,我给他做面条,他喜欢吃我做的意大利面,我经常给他手工做,他的酸奶有时候也是我做的,做的一些菜和饭。

  记者:那个冰淇凌(11:30)

  海清:我生的时候特快,迅速就生完了,就是女人生孩子真的很奇妙,以前别人说这个,说女人生孩子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痛,我特别不能理解这句话,但是当时的确是很疼,疼完了之后没过多久,说哎,其实如果身体好的话,还真说实话挺想再要一个的。

  记者:我们的网络亲子频道会有一些号召妈妈去做一些义工,这种号召的话,我想有没有(12:13)发起一个倡议?

  海清:好,我其实想,真正想倡议的是,不光号召妈妈去做,我真的是希望更多的爸爸能够加入到这个环节当中,这个活动当中,因为我们的世界,怎么说呢,我们都会说这些事情会妈妈去承担过多,但是后来我发现很多爸爸在这些活动里面,当他参与了以后他会发现妈妈非常非常不容易,所以希望更多的父亲能够加入到这个活动当中。

  记者:我们再聊聊你(12:42),因为之前你给《男人装》拍了一个非常性感的大片。

  海清:呵呵呵呵。

  记者:引起的反响挺大。

  海清:对。

  记者:今后还会尝试这种造型吗

  海清:我想近期内可能不会,因为那一组照片其实拍的时候是有初衷的,那时候想给孩子拍一组照片留下来,那组照片我自己做了一个非常精美的画册,我作为给我孩子的十八岁的成人礼,我希望将来有一天他随着,因为我经常给他写信,这些信和一些有纪念意义的东西我都会封一个箱子封好,等他十八岁的时候我会给他看,我也希望这个照片等到我很老的时候,我儿子的儿子,就是我的孙子说,啊,这是谁?我,这是奶奶我,哈哈哈哈。

  记者:(13:32)

  海清:我是想告诉他每个人都有年轻过的时候,这是生命的一个规律。

  记者:是不是有点再不疯狂就老了的感觉,想拍得性感的瞬间留下来。

  海清:我觉得性感不重要,重要的是对待身体和对待生命我们都要尊重。

  记者:像平时你会喜欢什么样的时尚造型?

  海清:我可能喜欢清新一点的,有一点点中性色彩的,因为我的发型比较偏短嘛。

  记者:平时会不会很喜欢大牌,很喜欢奢侈品?

  海清:我应该叫合适控,其实有些衣服很大牌,很漂亮,但是我觉得不适合我穿,我就会飘过。

  记者:你平时有买奢侈品的习惯吗?

  海清:要看多奢侈。

  记者:你买过的最贵的包多少钱?

  海清:嗯,挺贵的,但是我觉得这个不重要,重要的其实现在,有的时候其实我觉得还是合适最重要,搭配起来,不是说它多贵你就去买它,多便宜你就不去理睬它,可能女人的包会多一些,我的包也很多,会穿衣服,配不同的衣服配不同的包。

  记者:你平时最喜欢的单品是什么?

  海清:我鞋子买的会比较多一些,其实我觉得裤子也很重要,如果你跟我说十件上衣和十条裤子,我一定会选十条裤子。

  记者:就是穿裤子的时间比穿裙装的时间多?

  海清:对。

  记者:有没有自己的时尚抱负?

  海清:还好。

  记者:近期有没有一些看秀的计划?

  海清:哎呀,我近期的计划主要就是,有,可能是八九月份吧,但是我要看其他的工作的安排。

  记者:你会对这个社会一些男女平等的问题关注吗?你觉得现在社会男女平等这个问题怎么样了?

  海清:我想在我们这代人很难达到吧,所以我在跟我孩子相处的时候,我会跟他讲,我说一定要尊重姐姐和妹妹。

  记者:从小对他进行尊重女性的教育?

  海清:对,但是后来我被我家里人说过,你故意跟他说这个,你就明显的告诉他现在是不公平的,呵呵呵呵啊,我也很犹豫,我没有当过妈妈,我不知道什么,但是我一定会跟他说,我说你要让着小姐姐,让着小妹妹,他有一天特别严肃的说,为什么我要让姐姐,姐姐比我大?我说因为姐姐是女生,女生都很脆弱,我不知道我教的是不是对的。

  记者:您对女权这个问题怎么看?

  海清:因为没有女权,所以才会要求女权嘛。应该是从无到有的,因为是从无才会有要求,我是觉得,要体谅和尊重,很多事情不是说女生应该做的,传统的道德和传统的审美我们说是这样的,但是现在社会发展到现在,很多东西女性的确承载的东西太不容易了,我自己深有体会,我当时父亲病重的时候,我要一边拍戏,一边赶回来,我母亲也是身体不好,我就觉得家里面所有的重担都落在我的身上,我也很崩溃,因为工作你不能丢,因为作为一个正常女性都是这样,你要想在事业上有所建树,老板一定希望你加班,希望你恨不得把二十四小时都给他,当然不可能,八个小时以外的十六个小时都给他,可是你又有孩子,你又有家人,你肯定要给孩子和家人以更多的关心,所以你如果想要顾家,你的事业肯定要受到一些耽误,如果你要想有事业,好多女性现在三十岁都没有生孩子,她的家庭肯定也受到耽误,但这个问题相对于男性来说好很多。所以我真的是希望大家能够体谅我们这些职业女性的不易。

  记者:你有没有关注到,社会上其实还有一些比较歧视女性的现象存在?

  海清:有啊,也有一些,我觉得这不能说歧视,可能是因为,就是大家对这个问题的一个传统的观念,认为这些是女性应该做的,可是我觉得没有什么应该和不应该的。

  记者:女性实际上承担了更多的责任和压力。

  海清:我觉得是。

  记者:谢谢。

  海清:不谢。

  海清:2013女性传媒大奖,平等最美,大家好,我是海清。

  海清:网易女人,做更好的自己。

 

[ 返回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