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界】一败涂地东山再起?台商刘硕真大陆创业史

浏览量:2820

一败涂地东山再起?台商刘硕真大陆创业史

一个台商在大陆独自打拼多年几起几落屡败屡战的故事;一出人情的冷暖与人性的光辉交织纠缠的人生大戏;一个连死的权利都没有的人从深渊中挣扎浮出水面的传奇历程;一个一无所有只剩下诚信的人东山再起开辟了一个行业全新的方向。

 

那些与青春有关的日子

那些与青春有关的日子,散落在了台北的大街小巷。我自小深受武侠小说熏陶,心怀行侠仗义的梦想。

父亲是我唯一的偶像。父亲自幼失去双亲,完全自立自强,打拼到成为日本ALPINE汽车音响在台湾的总代理。我的理想是做父亲一样顶天立地的商人。1983年我从台湾大学商学院MBA毕业,自恃学到了商业的“葵花宝典”,梦想膨胀,自信到了自负的地步。

当时,一家名为Bodyshop的护肤用品连锁店正风靡欧美和东南亚,深受女性青睐。正好台湾没有Bodyshop。我和几个朋友凑足300万新台币(折合70多万人民币),“依葫芦画瓢”,自创了一个与Bodyshop定位基本相同的护肤用品连锁专卖店“贝斯克林”,代理销售英国、法国的产品,梦想着一步步做大。

那时我25岁,每天早晨都充满激情。我们在台北、台中、高雄举办了三场“创业说明会”,报纸广告一登,来听的人多得出乎意料。“只要你有资金,我们可以协助你开店、销售、管理。”随后十家统一形象的连锁店热热闹闹开了起来。台湾女人重保养,生意火爆到轰动,以至新加坡Bodyshop的总裁来台湾拜访,要求合作,但他提的条件是“我投资控股,把你的店名改为Bodyshop。”他想并购我,想将势力范围从新加坡直接扩张到台湾!

我们都是理想主义者。年轻没有失败,怎甘心举手投降?我很强悍,断然拒绝。

新加坡人悻悻而去。后来就发生了一件“比较可爱”的事,窜货来了。我们突然发现不少台湾同行从新加坡进回一模一样的货,开始冲击市场。我给连锁店的批发价是6折,窜进来的货零售就卖7折!我只好降价。这时加盟店不干了,要求返还成本差价,旧货品换新货品得补差价,滞销品换畅销品也得补差价。

资金只出不进。结果三调两调,把我给调破产了。Bodyshop顺利进入台湾。

吉诃德的伟大梦想灰飞烟灭。我负债3000万,车子、房子一无所有。我经历了人生中第一次失败,发现商业世界波诡云谲的变幻,远远超出了MBA课堂传授的范围。我从此不敢太张狂,埋头苦读卡耐基、洛克菲勒的传记。

这时,一个台湾房地产商在菲律宾投了1.5亿新台币,办了一个木地板加工厂,但他不懂销售。这位老兄一定要找非木地板行业、具有新颖营销观念的人来做市场。正好他的助手是我同学,于是我跟这位大我5岁的赵先生见面了。一见面,他开出了丰厚条件,“你付一个货柜的款,我给你10个货柜的货”。这无本生意正是东山再起的机会,我开始学着在台湾做木地板生意。一上手才发现奇了怪哉,这老兄真是个天才,投1.5亿做的产品全都不合格……

那是1988年的事。折腾了一年,我渐渐懂得各种木材知识。那时,冥冥中我突然感到大陆在呼唤我,也许我应该到大陆去发展?

 

产业链上的本土化成功

1992年冬天,黑龙江一派千里冰封的北国风光。我坐着一辆军用吉普车从哈尔滨出发在冰天雪地里颠簸。一路上看到东北苍茫无垠的原始森林,我想我真是来对了。七个小时后终于来到伊春市朗乡林业局。我以新成立的语新国际木业董事长的身份,拜访了林业局局长,我说我要买木材。

林业局长一见到我独自深入东北,深感佩服。那时中国正流行办合资企业,我们就商量,到大连搞一个木地板厂,产品销往台湾。然而那时办一个合资厂条条框框太多,最终没有谈成。

这下怎么办呢?我已经来到大陆呆好几个月了。我发现东北有不少木地板加工厂,但他们只懂生产不懂销售。我东奔西跑,四处拜访厂家,最后磨合出两种选择:一是直接代理销售这些厂的木地板产品。虽然有很多不合格,但也能找出生产合格的厂家来;二是我同这些厂打交道,知道他们都有采购木材加工设备的需求。台湾的设备厂家就说,“你既然在北方跑,干脆代理我们的加工机械在东北销售吧。”

来到东北,我开始两头做生意,在产业链上渐渐有所作为。

这时发生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1993年我去俄罗斯海参崴寻找木材原料,不料与翻译失去了联络。我人地两疏,语言不通,呆在海参崴寒冷的宾馆大堂里不知所措。正好宾馆里来了一群说汉语的人,我一见中国人,太好了我有救了。我赶上前去说:“我是中国人,我需要帮助!”

原来他们是沈阳话剧团的演员。得到他们的帮助后大家成了朋友,尤其是李富伟,由于他的友谊我才决定在沈阳创业。后来话剧团的人就倾述:“时下话剧团的日子越来越难过了,不如大家跟着你做生意。”甚至其中一个人拿出几万元的存折,说要押到我这儿。我也是一个性情中人,大为感动,把自己的生意经验倾囊相授。一个由演员组成的营销团队就这样组成了。

演员们搞营销有优势。他们形象气质好,模仿能力强,学什么像什么。总之只要他们用心,加上先天优势,就总是比普通人干得更好。

这样我很快站稳脚跟,分支机构也越来越多。几年后,我在沈阳木地板行业如日中天。

我的业务模式,现在看来都很诱人。首先,我将东北价格便宜的木地板卖到台湾;第二,我同时又将台湾的木材加工设备卖到东北;第三,东北客户买了机械扩大产能自然需要油漆,于是我又代理油漆;第四,木地板在大陆内地肯定也需要销售,于是我用在台湾卖护肤品的方式来卖地板,在沈阳成立了一个邦迪地板连锁店,销售东北各厂家的产品。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统一店面和车队形象,统一标准服务的连锁店,在东北是绝无仅有的;第五,我同时注册了邦迪木地板品牌,让东北企业代工,在我自己的渠道上销售。这些生意,我都与沈阳本地人合资,各占股份。生意不是讲究“本土化”吗?没有本地人支持,纵使你有天大本事,也寸步难行。

没想到,这成了日后我最大的隐患。

我将产业链打通,一边为东北加工厂提供“保姆式的服务”,一边又销售自己的产品,生意变得顺风顺水。1996年我的台湾朋友到东北看我,进口奔驰宝马组成的车队浩浩荡荡,前往机场迎接,朋友们为我的成功,大感意外。

 

她抽出了我心中的那把剑

政策永远是生意最重要的一道风向标。随着经济的发展,国家的“天然林保护工程”实施的力度一年比一年大。下游的木材加工业开始变得前景渺茫。我的油漆、设备生意和木地板销售未来会怎样?让人揪心。

怎么办?经验告诉我,“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此消意味着彼涨。”木材禁伐并不意味着国内木材的需求量降低。这时候谁能找到新的、稳定的木材货源,谁就能控制甚至垄断更大的下游市场。我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兴奋。

1997年初,我与当地几个生意合作伙伴商量,说“最紧缺的是木材,我们做进口木材生意吧”,结果他们不感兴趣。不感兴趣就分开来做,我退出了邦迪地板、油漆、机械等生意的经营,独资成立了万客隆木业,专做木材进口生意。我往返于东南亚和东北,从缅甸、老挝等国购进了地板料,卖给东北合作的工厂。

生意一开始挺顺,我正准备扩大生意,19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爆发了。这是一场让人恐怖的灾难,我在灾难中穿行。整个东南亚哀鸿遍野,供应商们都不知道明天的早餐在哪里,我的货源变得极不稳定。但东南亚各国货币贬值,木材变得十分便宜。我抓住一次机会准备大量吃进,但需要大笔资金。于是1998年我回到沈阳,打算将油漆、设备等生意的股份变现,彻底退出来,把其他欠我的债也都收回来。

这时,出问题了。我几千万人民币的股份和钱,都拿不回来了!

风暴总是蕴藏在平静中。它等着你骄傲,等着你松懈和犯错误。总之事情很复杂,风暴一开始就潜伏着。那个时代的现实不都是这样吗,一切都不规范,法律只对国有资产的保护写得清清楚楚,对个体私营企业利益的保护,基本未作明确规定。这时我应收账款收不回,欠债收不回,股份也不了了之。我的生意一落千丈。一直拖到2000年,最后清盘我竟然倒欠别人2000多万人民币!

2000年我做了一次“体检”,发现我的身体是如此“好”,“该没的都没了,一无所有了。”不但如此,我还实实在在欠着台湾朋友们8000万台币的货款。现在,没办法还了。我已经走投无路。

雪上加霜。这场惨败对任何人,都是致命的。

后来我总结,那一阶段我犯了一个最大的错误:“我自以为是地当‘跷脚老板’,高高在上地发号施令,结果被架空了。”这么多年来,我只是在不断地冲锋陷阵,开拓新的项目和市场,全国十二三个分支机构,具体经营和财务管理我基本没有参与。我犯了兵家大忌。

2000年底,沈阳的冬天异常寒冷。人生中的第二次失败来得如此猛烈。我被压得喘不过气来,完全陷入了绝境。窗外,北风呼啸,大雪纷飞。我缩在被窝里,想为什么会这样,想台北的温暖和湿润的海风,我想回家。

那天,我给一直在台湾照顾父母和小孩的妻子打了个电话。那时候,妻子把所有存款,甚至她父母的700多万元台币都给了我,把房子也抵押给别人了,她带着小孩已回她父母家住。全家一无所有,只剩一点微薄的生活费了。

“回家”有什么用?我咽下了这两个字。这时一股难以名状的悲怆涌上心头,我说:“不行的话,大不了我死了算了。你还可以领到3000多万元台币的保险金,够你用来养活两边的父母和孩子了。”

这时,妻子声音哽咽,她回了一句话。这句话,对我一生太重要了,太重要了!她救了我。没有这句话,我就没有今天。妻子说:“刘硕真,我们俩16岁认识到现在,我从来没有奢望什么大富大贵,我只希望这一生跟你开开心心,白头偕老。现在你居然跟我说你大不了一死!你太不了解我,你在台湾欠了8000万的债,那3000万的保险金我不会留着用来养家,我会赶快拿去把我们欠的钱还给人家。你的死除了留给我5000万的债务之外,什么都没有留给我。这是你一个男人该做的事吗?!”

这就是我的老婆,太棒了!太有种了!(这时刘硕真情绪激动,眼里溢满泪水)我大感震动。我就想我一定不能死,不为谁,就为了她这句话。

她把我心里那把剑抽了出来。“我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2000年12月30日,我摆了三桌酒席,宴请我那些曾经的合作伙伴。我端起满满一杯酒,没有提收不回的钱,也没提化为乌有的股份,只是豪情满怀地说了一句话:“我要离开沈阳,但是失去的我一定要拿回来,不是从你们身上,是从我自己身上!”说完一杯烈酒一饮入喉。正如《英雄本色》里的小马哥。

晚上,酒席散了之后,我独自去工厂最后看一眼。那是我一手扶持起来的工厂,现在变成别人的了。我印象很深,在工厂漆黑的院子里我给爸打了个电话:“爸,我只想跟你说一句话:股票已经跌停了,现在要开始反弹了。”说完我就哭了。

 这是我在大陆十来年第一次掉泪。

 

一个人最大的品牌就是你自己

2001年初我来到北京,我要在北京东山再起。

第二次事业失败对我来说很重要。我跌倒在地的时候突然有了些人生的感悟。当我趴在地上抬头看的时候,我发现我眼前的这些脚跟都踮着——原来人们为了证明自己比别人高,都使劲踮着脚尖。有的拿MBA,有的拿做职业经理人的种种资历,都是为了垫脚,其实他们基本功都不扎实,都很虚弱。只是平时你看不到。

商场就是个江湖,大多数人都是随波逐流的浮萍。这时我发现,打拼多年之后,“专注”、脚踏实地就变得最重要,“一个人什么都会就意味着什么都不会;当你觉得自己一无是处的时候离成功才最近。”小时候父亲对我说的话,突然让我惊醒!

这时我告诉自己,一定要踏踏实实专注做好一件事情。

这时我在北京,受日本和我国台湾地区流行的一种“海岛气候型”新型木地板的启发,同吉林省林科院副院长王军教授一起,正在开发一种适合地热供暖的木地板。当时国家将要把北方暖气供应改成地热,地面较高的温度会使实木地板和其它木地板开裂、拱翘等。我们要研发一种超强适应温差和湿度变化的新型木地板。

那时我已经非常非常穷了,我一边努力保持着和东北少数几个木地板厂的销售合作,那时我还有少数几个经销商,一边将赚到的一点钱拿来还债,又要搞研发,还要省一点下来维持生活。

我在北京租了一个很小的库房,兼做办公室和卧室,没有抽水马桶,夏天到处是蟑螂和苍蝇,冬天饭菜两三分钟就凉。在这样的条件下,我们开始了最初的实验,我们将试制的地板送入模拟地热环境的烘箱,第一次层与层脱落,第二次部分层次起翘,第三次面层开裂……一次又一次失败,考验着我已快绷到极限的心理承受能力。

那几个月是我一生中最沉闷的日子。我不知道这条路是否能走通,我只要稍微告诉一下自己“歇一下吧”,我就可能倒下去。我跟妻子打了个比方:“我觉得我有两颗心脏,一颗在胸膛里,一颗在手上。当我觉得胸膛里的心脏快要停止的时候,就赶快使劲抓一抓手里的心脏,迫使自己不倒下去。”我靠一种信念支撑着、坚持着……最终,一种采用预应力技术、环保不变形的实木多层地板研发成功了。随后我申请了专利。

我又看到了曙光。在朋友的启发下,我重新启用了在台湾用过的“生活家”品牌。

为了推出这款全新的“生活家”,我大张旗鼓,四处寻找合作伙伴做OEM加工,与著名的维德木业合作过,与湖北武汉、河南商丘的企业合作过,也有许多企业自告奋勇要上,这让我再次对未来充满信心。

最后“生活家”进入了市场。但立即遭到实木地板和强化木地板的左右夹击。竞争对手说“那是胶合板加一层木皮,能当地板用吗?”他们人多势众,洪水猛兽一样的“胶合板”舆论,很快把我淹没了。

当时我倾尽所有,投入100万元推出的这款地热专用多层地板,现在已成为全国木地板市场的主流产品。但在当时,江湖就这样残酷又险恶。

我再次面临危机。我不相信又这样玩完了,我使劲捏手里的心脏,我还有专利,我还要坚持。那时候,人情冷暖都被我遇到了,一个朋友非要我还50万元借款,延两个月都不行;另一个并不熟识的朋友沈阳郎玉海却主动提出借给我100万,他说:“过去你让我赚了不少钱,你要是还不上,就算我没赚过。”

我就这样经常在痛苦和感动之间,被扔来扔去。没有这些朋友们的支持,也许我也倒下了。他们支持我是因为我诚信,我一直认为,一个生意人最大的品牌,就是你自己,你的诚信。它是真正属于你自己的东西。

比如我欠台湾油漆商2000万台币货款,我有两个选择,按台湾惯例,破产后还三成即可,实在没钱还一成也行。其实大家都知道我还不起了,但我没这样做。当初因为他信任我才把这么多货赊给我,我怎能辜负他的信任说“对不起,我只还你一成”?这话我们全家没人说得出口。所以我花了三年,一点一点把我欠的8000多万全还清了。

我一点一点还钱的事,后来在台湾和大陆业内就传开了,说“刘硕真这小子,虽然失败了,但不会拖累朋友。”我的朋友反而变得更多。在我需要的时候,总有人伸出援助之手。

 

芝麻开门

那时我认识了一个朋友,广东番禺康达木业的董事长,他的企业正好要转型,我们俩一拍即合,他替我代工“生活家”,我自己负责推广销售。于是2001年底我决定辗转广东打天下。

我从朋友处借了10万人民币,到顺德碧桂园租了6000多元/月的一个小别墅,楼下办公楼上住人。然后分期付款买了辆金杯车,金杯忙起来的时候,我就去打的士,打不到的士就挟个皮包去坐摩托。后来坐摩托都坐习惯了,越坐越高兴。因为金杯在忙生意啊!就这样我用10万元钱启动了与康达木业的合作,我们一边做业务赚钱,一边滚动花销。到夏天我们终于缓过气来——市场终于接受了“生活家”,沈阳周兴华发来了1.2万平方米的订单!

拿到这张订单,我眼泪都快下来了。这意味着阿里巴巴的山洞已经打开。一旦缓过气来,我就开始到处参加木地板行业的博览会,一边力推我的“生活家”,一边展示我的另一款专利新产品——“仿古木地板”。

开发仿古木地板,是1996年我和好兄弟李源海去捷克首都布拉格旅游时获得的灵感。在布拉格一个有着巴洛克艺术气息的古老小酒馆里,我们发现木地板很出位,脚踩上去微微感到凹凸不平,真正踩在木头上的感觉出来了,细看种种斑驳痕迹充满了岁月沧桑的质感和高贵气息。原来木地板也能带来生活的审美享受!

后来我一直在琢磨它。2001年时我决定做出这种古朴、自然而又高贵的仿古地板来,这种感觉用机器做出来就死了,只能手工一块块地修凿、打磨,它才是活的、有灵魂的。试制产品很快出来了,它秉承了欧洲十七十八世纪的巴洛克艺术,我直接给它命名“巴洛克”。我带着试制的巴洛克,在各种展会上拼装展出,等待伯乐的出现。

2002年7月,在北京的一个展会上,奇迹诞生了。

当时一个美国老先生在我的展位上放了一张名片离开了,我拿起名片一看,立即惊呆在那里——原来是美国最大的木地板企业阿姆斯壮新产品事业部的总经理马文!正是自己梦寐以求想见到的人啊。我激动地拿着名片满场找人,最后通过电话联系上马文时,他已经离开展会。

马文在电话里告诉我,说他很喜欢这款仿古手工地板。他指出产品的几处缺陷之后说,他两天之后将要从深圳返回美国。

我不能失去这个送上门的机会。我和技术员争分夺秒,逐一改进产品缺陷。马文完全没料到,我会在他临上飞机前,把改进产品火速送到他手里!马文感慨不已,说我们的效率、态度和产品都是一流的,“阿姆斯壮愿意与这样的企业合作”。他哪里知道,我们的技术人员在这48小时里根本没有睡觉。

反复磨合之后,我们开始正式为阿姆斯壮试制产品。

我知道,真正成功的大门就要向我敞开了。

进入2003年,中国北方大面积推广地热取暖,实木地板和强化木地板耐不住高温的考验,而专为地热而生的“生活家”正好大行其道,开始热销起来。这时康达木业希望自己做品牌,我们两家友好分手。我想,我到了该自己办厂的时候了,未来的仿古地板也必须自己做。但是要建厂,我没有资金。

这时,我的朋友纷纷站出来。一个油漆厂商说,“我给你盖厂房,等你有钱了,厂房租金转成买卖款就行了。”同时他又赊油漆给我;没有设备,以前的设备厂商聚在一起说“支持刘董东山再起”,分两年付款将各种设备赊给我;几个原料厂商赊给300万元人民币地板料;我患难与共的经销商朋友周兴华、林德英、邱英等闻讯各拿出100万元人民币,让我周转。包括身边的会计、司机都倾囊支持我。

我将企业正式命名为生活家。

 

登顶全美第一的阿姆斯壮

厂房一边在建,“生活家”品牌一边开始周转,但给阿姆斯壮试制仿古木地板却没完没了。

作为全美第一的的木地板商,阿姆斯壮的产品检验极其苛刻,打样、测试,每项指标都必须逐一过关,不合格又返回改进,反反复复的挑剔,越来越让生活家的人感到合作遥遥无期。

这期间,不少美国木地板厂商找到生活家要求供货,出价也不错,但都被我一口回绝。员工们很是不解,“送上门来的生意为什么不做?!”

我和出口业务部阮君扬总经理反复做员工思想工作:“为阿姆斯壮设计的这些产品,不能给别人。阿姆斯壮在美国只有一家,而找我们要货的这种小公司,在美国至少有1000家。赢得阿姆斯壮我们就能赢得整个美国市场。不能因小失大。现在我们只有选择继续挨饿,借钱过日子……”

这样我们又苦苦熬了一年,其间有人动摇,有人离去;稍有点资金,又投到为阿姆斯壮的研发中。

2004年3月9日,生活家在广东中山的一期工厂正式剪彩开工。之前一天,我接到了阿姆斯壮采购200万美元“巴洛克”仿古木地板的订单。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以为是20万,仔细一数,没错,是200万!在场的人都欢呼拥抱起来。这是美国专业地板公司对整个生活家的赞赏和认可,这标志着生活家的产品达到了国际一流品质,更是未来长久合作的明确信号。

第二天,我和阿姆斯壮的高层携手剪彩,台下数百名员工掌声雷动。大家被压抑得太久的喜悦的掌声,我听得格外真切。我终于守到了云开日出的这一天。

那几天我的心情难以名状。想哭掉不出泪,想笑笑不出声,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此后,生活家长期积累的能量终于被引爆了,好消息接二连三地传来——

美国最具声誉的木地板厂商曼宁顿来签约了;

美国木地板行业排名前五位的德嘉、哥伦比亚等都来签约了;

在美国拥有近3000家连锁店的全美第一大建材经销商CCA来签约了。

全球木地板行业最有实力的公司蜂拥而至,我们给他们ODM,给不同的品牌开发不同类型的巴洛克产品。生活家一下子成了全球行业中最受欢迎的中国公司。那一年,我们的出口生意很赚了一些钱,我想我再也不用为资金焦头烂额了。

“其实我这个人骨子里比较强悍,认定的事一定要坚持到底,就像还那些债。同时我一生都在赌,赌人性的善良,赌事业的价值,赌个人的诚信……”我认可我说过的这句话。

也是2004年,经过多年的拓荒式市场开发,生活家的看家产品实木多层复合地板“生活家”出现了爆发式增长。面对众多厂家纷纷跟进的局面,生活家参与制定了实木多层复合地板的行业标准,由此确立了生活家在该木地板领域的行业领导地位。

2004年,生活家相继通过ISO9001质量管理体系、ISO14000环境管理体系、环保总局“中国环境标志产品”等国际国内认证。我本人也获得了2003~2004年度地板行业风云人物“科技进步奖”。

这一年,生活家销售增长120%,其中巴洛克仿古地板增长更高达180%,突破了一个亿。但那时我们最好的车仅仅是一辆别克商务车。我们居安思危,“不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将国外赚来的钱全部投到了国内渠道的建设上。

我们要的是,国际和国内两条腿走路。

 

每一个人都是英雄

开拓国内市场,是重中之重。因为只有国内市场才能掌控在自己手里。

首先要广纳人才。我把“有钱大家赚”这个朴实的道理融入了公司的制度设计中,让那些在困难时期支持过我的经销商像林德英、周兴华、邱英、毛呈贤等人,顺理成章地成了生活家的股东。同时让业内精英,如李培新、杨志远、詹宏、李攀登等人加盟到营销核心团队中来。

招人我们有一点与众不同,非但不强调“有地板行业从业经验优先”,还刻意从家电甚至是时尚品行业去挖人。这两个行业的营销水平要远比木地板行业成熟。后来,这支有着互补优势的营销团队,果真给木地板行业带来了一轮又一轮“生猛”的营销冲击波。

着手解决人才问题的同时,我们也在集思广益,思考怎么来提炼和确定生活家的定位?我们一致认为必须在细分市场上找出路。

“生活家”实木多层地板代表了技术进步的方向,有实木的自然美观,环保节约,而且价格适中,可以满足大多数人群对生活品质的追求。它是我们的基础产品;而巴洛克仿古地板则代表了消费者内敛、优雅的审美取向和奢华浪漫的生活态度,它满足的是中高端以上人群对高贵生活的追求。它是我们的利基产品。因此我们给了巴洛克“新奢侈主义”的定位。这符合中国社会潜在的主流消费趋势。

定位明确之后,我们要打一场硬仗:改造经销商。公司现在有500多家经销商,2009年我们面向全国招经销商,将增加到750家,2010年营销网络向二三级市场延伸,经销商将达到1000家。同时我们要将这些来自不同行业的杂牌军,改造成统一的正规军。

怎么改?经销商之前都有自己的成功方法,许多人并不认可“新奢侈主义”的主张和营销,但说教没有用。我就自己掏腰包请他们去住“空旷”的五星级酒店,让他们体会什么是高档、什么是有实力。恰巧有个经销商的儿子刚从英国留学回来,把发达国家的理念和习惯讲给大家,帮了我很大的忙。

同时,我还要改变他们的胸怀。我现身说法。许多像我当年一样弱势的人,找上门来想合作。想想我当年是多么需要别人的帮助,所以我尽力满足他们,因为“被人需要是一种幸福”,哲学家艾默生也说“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我也很喜欢这样一句话:“山没有喜好厌恶,不同的土就算是垃圾,也能堆在它身上,所以成其高;水没有喜好厌恶,它愿意流向小池塘甚至是臭水沟,所以最终流进了大海。”

新年的“全国经销商年会”,是另一个杰作,不但形式新颖、气氛热烈,更重要的是每年都有一个主题,能够生动形象地传达生活家的理念和策略。2008年的主题是“集结号”,让大家明白生意就一生的战争;2009年的主题是“英雄”,告诉大家在金融危机下不能退缩,退缩就是“洗净脖子让人宰”,要为自己而战!企划部拍了部片子,配合着不同的骨干上台讲每一年的打拼,有人上去没讲几句,眼泪就稀里哗啦下来了。所有人都感动得热血沸腾,“其实每一个人都是英雄,我抽出了他们心中的那把剑!”

生活家“年年有挑战,月月有情况,天天有信心”,信心永远最多。

很快,我在天津、南通的工厂也建成开工。天津厂辐射北方,南通厂辐射华东,中山厂辐射华南,将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地区收入了囊中。

 

不一样的生活家与巴洛克

2008年4月18日,是具有特殊意义的一个日子。这一天,生活家与马来西亚三林环球公司的战略伙伴启动仪式在北京举行,拥有3家上市公司和160多家分支机构的三林环球公司,从此成为生活家公司的控股股东,生活家不再是我的生活家了,它是全世界的。

很多人不能理解,认为我犯傻。我的回答是,我卖的是现在,赚的是未来。

从创办生活家的那一天起,我就梦想着成为全球一流的木制品品牌。为了让家底变得殷实一些,多年来生活家一直是少分红或不分红,靠滚雪球式的发展壮大自己的实力。但是这样的发展速度太慢。

中国林产工业协会会长张森林三年前说过一句话,让我茅塞顿开。他提醒我,要进入一线品牌的行列,资源和资本都是必不可缺的,两者中至少要抓住一个。

2006年以后,资本机会接踵而来。澳洲的麦考林银行、美国的环宇投资、JP摩根以及红杉资本等全球知名公司都主动找上门来。但在实质性的接触中,我敏感地意识到,这些资本的意志和生活家的愿望,完全是两回事。

生活家所从事的是一个长线产业,即使生长最快的桉树也要5年才能成材,这个行业急不来;而资本追求的是短期回报,他们理想的模式是快进快出,根本没有等待的耐心。我有一个很形象的比喻,“风投找的是‘同居关系’,而我们要找的是一生一世的‘婚姻关系’。”

这时候,热衷于造林和填海造地的马来西亚三林环球进入了我们的视野。

三林环球让人心动的地方很多,比如三林在全球拥有的400万公顷林地,足以让生活家消除原材料后顾之忧;生活家可以利用三林遍布全球的分支机构实现业务全球化;有三林做后盾,生活家可以涉足此前尚无实力进入的基础材料领域等。但真正让我铁了心要和三林合作的是,“三林要的是一起做一个长久的事业,大家在理念上是一致的”。

同当年等待阿姆斯壮一样,我们要的是未来,而不是眼前。

这一来,生活家在同行眼中更成了一个“不一样”的公司,生活家似乎成了一个难以琢磨的对手,你猜不透下一步他会在哪里发力。

在地板行业中,生活家并非最有实力的企业,我只能靠不停地制造“不同”来赢得机会和时间。在新成立的巴洛克木业的办公楼里,你随处都可以发现不同:比如,办公楼内装饰着许多浮雕、艺术品;我自己办公室的陈设几乎就是一个艺术家的空间。看起来更像是一个艺术博物馆的办公楼,是完全按照我的“描述性设计”建造的。

因为我们做巴洛克,就是在做艺术。“巴洛克”在西班牙词典里的意思是“大而不规则的珍珠”——稀有而珍贵。如同生活富于变化和追求,所以我们的主张是“生活的自由和体验”,所以我们也在做巴洛克音乐的研究。

2008年的金融海啸,使我国木地板行业出现了13年来的首次下滑,大约30%的中小品牌破产倒闭,但生活家却逆势增长30%,销售额达到7个多亿。这时,生活家已是全国最大的仿古木地板厂家,我也成为中国林产工业协会副理事长……

听到人们说“刘硕真真正站了起来”,我才发现我的经历竟如此让人感叹。我总结自己,发现成功与失败相互交织,很难区分。但我告诉自己,不管你处在哪种境况中,你都要“活得像自己,活得像一个人”……

由衷感谢林德英先生和一生中帮助过我的人给予的信任和助力。

由衷感恩我的家人和一路相伴走过来的团队。 

                                                       

                                                       来源:商界 白勇 曹一方 

[ 返回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