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生活家刘硕真 失去创意就失去存在的意义

浏览量:3019

魅力地板人:生活家集团CEO 刘硕真

        镜头印象:

  一直觉得他是一个很浪漫也很感性的人,虽然在事业上曾经历几番起伏,但他始终秉持这样的信念:「生活是一种方式,寻求心中的香格里拉的方式。无论怎样行进,我们都向着目标进发,路途或许很艰辛,却也是一种享受。而家,则是我们心灵的归宿。有家,才有生活。」他就是生活家集团CEO刘硕真。

  很多人或许都听过或读过他的创业史。一位业内朋友这样告诉我,当看到妻子在他事业处于低谷时对他说的那番话,当他说自己一定不能死时,再没忍住流下泪来,心中的崇敬也更增几分。而同他交谈过的人,则大多惊叹于他跳跃的思维,妙语横生的比喻。却也正是这位总是爱穿休闲装、带阔边眼镜,温文尔雅、风趣睿智的台湾商人,说自己一生都在赌,赌人性的善良,赌事业的价值,赌个人的诚信。

  在地板行业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当不少人渐渐被磨平棱角、失去了当初的激情,他却从未停止自己的步伐。他说很好,我又为自己找到了新的起点,可以接着再干五年、十年。他几次提到乔布斯,他说生活家必须是一个有创意的企业,否则就将失去存在的意义。而从大而不规则的巴洛克珍珠到艺术到如今开创地板色彩新纪元的CASA,他也始终用自己的创意与激情践行着他的梦想。

  特别对话:

  【搜狐记者】:刘董,最近生活家推了很多新品,业内都很关注,而且大家都有点紧张的感觉,觉得怎么我们推陈出新的速度这么快,刘董怎么认为?

 

从北欧的永昼永夜间悟出的色彩学
  【刘硕真】:我们会越来越快,因为我们已经有好几年在“散步”了,最近决定要“跑步”了。
  【搜狐记者】:是不是之前一直在策划着,只是没有推而已?
  【刘硕真】:在商业模式里,没有是非题,只有选择题,跟人生是一样的。我们生活家从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我们认为在那个阶段应该把“生活家·巴洛克”经典还原的东西做的时间长一点。那段时间我们更多思考的问题:一个是考虑经销商的发展,第二是考虑整个公司渠道模式的建立,也就是这个渠道的相对稳定。所以对于产品来说,我们做的更多的是维持经典。我们只推了两个系列,一个是曼宁顿的创意魔方,这是我们在研发上花了心思做的;另外一个是为了市场的需要,推了布拉格系列。其他没有特别的东西,但一些想法一直都有。
  因为我常常旅行,我也比较喜欢四处去看一些东西,欧洲我已经去了很多次,但在前一段时间随着金融危机之后,我一直在看,美国经济形势不好,接着欧洲也变得不好。整个经济大环境不好的情况下,大家的幸福指数都在不断地往下调低,整个社会的形态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包括对生活的观念。
  今年5月,我又特别去了一次北欧。我去了大概两个多礼拜,我花了很多时间在走路,不是坐车,拿着照相机拍了3000多张照片,捕捉每个角落,每个生活的环节,不是在百货公司、鲜花市场等等的地方。觉得总体的环境,特别是大家心理状态不太好。这让我也很好奇,因为北欧总体的币值是比较高的,生活水平相对是比较高的,那为什么他们自杀率这么高呢?我一直在想,在那个地方人活着应该没有什么好烦恼了,为什么这样子呢?后来跟他们一些年轻人聊天,老年人聊天。对于老年人来说他们是很满意的,因为他们没有太多的梦想了。而对于年轻人来说,恰恰在那个地方,它不像美国、不像中国,有很多的机会你可以去创造,大部分人少了一点梦想的可能,少了追求梦想的感觉。生活是悠闲,但也带来了忧郁,他们白天黑夜的时间,一年只有几个月的永昼,大部分是永夜。假设我活在一天十几个小时黑天暗地的日子里,我会怎么办?
  我就很仔细地看他们的建筑物。他们的建筑物有两个特色:第一个特色是古典跟新型建材的结合体,尤其在丹麦哥本哈根的港口,我看到有非常了不起的建筑,鸟巢设计师赫尔佐格设计的,他把一个旧仓库,上面做成一片海,里面变成一个歌剧厅,看上去就好像一个巨浪打来,非常了不起。
  我看到他们的生活里,有很多的色彩,这对于我来说触动是蛮大的,他们借由色彩、借由音乐来调整自己的状态往正面去引导。同时,一部分很高端很优秀的城市设计,都紧紧围绕着环保,这也是他们非常注重的一块。
  

关于CASA的故事
  之前我们在生活家石塑产品方面定了“达芬奇”的名字,就是科学跟艺术的结合,筹备了将近一年,但芬奇家具事件出来后,整个规划受到阻碍,怕需要太多的解释。所以在去了一趟欧洲回来以后,我跟几个朋友聊了聊,决定把名字改作“CASA”。
  CASA在西班牙辞典里面是“家”的意思,我又重新演绎了“CASA”的四个字母。“C”就是Coloful,色彩的,“A”就是Artistic艺术的,“S”就是Style 风格,另外一个“A”是拉丁文Amado “爱”的意思。过去的人更多地是为了生存下去,那么现在人们需要的家应该是什么样子?我们觉得应该是有色彩的,有自己个性主张的,有一点文化艺术气质的,再加上爱,没有爱就不是家,所以就变成了“CASA”。
  “CASA”是一个拉丁文,但还是像“巴洛克”一样,我们谈的不是一个整体,谈的是一个大而不规则的珍珠。以前的流行是跟随,现在已经没有“流行”这两个字了,CASA我们谈的是主张、个性。
  就像之前我们搜狐地板大会上谈的,乔布斯最伟大的事情是什么?不是他的iPad、不是他的iPhone,乔布斯最伟大的一件事,他证明了“苹果不是一种水果”,苹果是可以颠覆的,苹果代表了电话,苹果代表了想象,这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
  所以生活家未来做的不只是地板,应该围绕这四个字“CASA”,所有产品的部分,我们的颜色“C”用的是绿色,因为生活家做出来的产品要符合环保,这是很重要的一个基础点;“A”,我用的是蓝色,蓝色是天空,它可以无限的想象;“S”,是金黄色,它是一个珍贵可以保存的,因为每个人的个性都不一样,所以这才会成为一个群体;“A”我用的是红色,表达爱。
  我想说我是公司的CEO,我要为我的公司创造出什么?我希望能够为消费者表达出什么?同行业的人可能会觉得生活家产品越来越多,可能会多得超过他们的想象。我有一系列的产品,一直要推出来,它不只是木地板,而是包括了更多的地面建材,包括手工瓷砖,波斯地毯等等。我想表达的意思是,怎么样让这些小资群体80后也好,90后也好,他们要有更多自己的主张,更多自己的选择,不要去选择平庸的,不要去选择跟大家都差不多的。生活家希望能够提供一个平台,让他们来选择。这就是我的期望,也是我想做的事。这让我找到一个可以再往下干五年十年事业的新的起点,我感到很高兴。
        

 

关于巴洛克的未来
  【搜狐记者】:那您对CASA的热爱会不会超过之前的巴洛克?
  【刘硕真】:它不一样。巴洛克也是很多年之前,我提炼出来的生活经历。巴洛克代表的是经典,所以它以后的发展方向,可能要更国际化,我们会跟国外一些大品牌合作,透过整个巴洛克的通路,我们会原汁原味地去跟国外世界性的品牌做一些结合,然后再导入整个巴洛克的门店。因为巴洛克是一个大而不规则的珍珠,那么门店就可以容纳承载很多不一样的东西,可是基本上它都是属于经典的。而CASA更多的是时尚,它有它自己的主张,它更鲜活一点,更灵动一点,有更多的想象力。
  【搜狐记者】:在跟国际大品牌合作的过程中,生活家学到了什么?
  【刘硕真】:有好几家,一直对生活家很感兴趣,很希望生活家能代理他们的产品。现在我们总体的制造的成本,跟国外相比的话,并不是有那么多的优势。可是国外有一个东西我们应该学习,就是他们对于设计的投入、研发的投入,实际上中国要赶上还是有一段时间,但有部分企业已经在靠近他们了,包括我们,因为我们和国外企业有合作,所以有这样的机会。
  【搜狐记者】:最近也有听到这样的疑问,“巴洛克”已经是生活家的代名词,但生活家又推了很多新品,新的概念出来,会不会有点定位不明,反而自乱阵脚?
  【刘硕真】:其实我要问的是,他们有没有去过法国的罗浮宫?罗浮宫的原貌跟后来贝聿铭建立的新的罗浮宫,它们俩是天差地别,完全是两个世界,可是它们是不是都叫罗浮宫?如果法国人卖煎饼,就一定要卖煎饼卖一辈子的话,那我认为这个思维有问题。我觉得别人怎么样考虑问题,我们尊重,可是我们永远走自己的路,因为你自己的前途是由你自己掌握的。我认为巴洛克就应该永远是经典的。因为我们整个公司叫生活家。生活家集团旗下的品牌,“巴洛克”是一个主要的开山之作,那么后面,怎么能够在原先的经典又有一个符合后现代社会需要的、更贴近白领的、有思维的这些海归的产品?他们具有更多的国际观,这都是我们应该要去思考的事情。
  所以我觉得产品多、广,只是代表说你们公司的创造能力到什么程度而已,它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
 

生活家必须是有创意的公司
  【搜狐记者】:之前有说CASA要建立一个自己的经销商渠道,现在也是这样的模式吗?
  【刘硕真】:现在我们在CASA的渠道建设过程中,针对原先的巴洛克团队,对于有能力、经营很好的人,我们优先把CASA交给他经营。因为这里有一个问题,本身CASA的产品线够多够长,如果他不单独去开店,实际上他在原先巴洛克的店,安慰自己的叫“混搭”,实际上他的作品没有一个系列。我们CASA是围绕着四大家族:新实木、LVT、彩绘、强化系列,这是我们的四个家族。可是围绕往下走的有八个艺术家在支撑着这四大家族的产品,我们是用不同时期的画家、雕塑家来代表这个产品的属性。以前巴洛克的名字取得很多,一开始的时候,我只记得我原创了几个,包括“国王宫殿”、“黄金麦田”、“雅典古城”等等,我把产品和名称做了一些结合,后面有很多是企划部门做的,有优点也有缺点。这次我们想做CASA更多的是希望讯号更清晰,名称不要复杂,产品多元化,是我们想要做的。
  说到做木地板,是有一个过程的。以前是从资源的浪费开始,做实木,要不做紫檀,从几百块钱做到只剩下一百多块,到最后大家都不做了,做烂了为止。我觉得它真的很可惜,每一个品牌应该有它自己的调性,你这个牌子给人家留下的印象是什么?我觉得这很重要。可能在某些领域的人记得生活家就是巴洛克。我以前做仿古地板的时候,实实在在说,很少人在做,因为大家都在观望,又是疤,又有结,又用刀子去刮坑坑洼洼的,有人要吗?但现在你走到建材市场,你会看到大家全都在做。这就是我们的困扰。
  我自己给生活家的定位是什么?很清楚就是生活家必须要是有创意的公司,生活家如果没有创意,生活家其实在行业内存在没有太大的价值。事实上我们在不断地创造过程里,我们不断在学习。我们在学美国的街头文化,我们在学欧洲包括以前的朋克等等,实际上这些都有一个学习的过程。这学习的过程里,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思考,能不能创造一些不一样。
  乔布斯的创新,我的看法是他的创新就是他注意到了人生活需要什么?然后他做了特别的加法和减法,把很多东西融成一个产品,虽然它不是最完美的,但它都可以用。我认为这很有道理,我觉得生活家不应该停留在我们做木地板就是木地板,因为现在做木地板,如果你看到保护地球的片子,你会觉得这是有点难受。所以我们现在做CASA的过程里,要求几个不能变的原则,第一个我们用的所有木材必须是FSC认证的,必须是可持续的木材,我们这个行业从以前已经浪费了太多的原材料了,应该帮80后、90后以及更年轻的人留下什么?不要到时候他们不知道什么叫树木,那就很麻烦了。我去新加坡看了他们的城市发展,很有感触。新加坡是一个花园国家,从300万人口到400万人口,增加了25%的人口,它的社会问题、住宅、学校等等,可是它没有牺牲掉生态,它可以把旧楼拆了重建,往天空建,可他要求的材料必须是环保的。除了展现一个新型城市的活力之外,还保留了一些能够留下给未来这些年轻人的东西。像我们最近在跟一个国家项目支持的基金会合作,它属于节能减碳环保的基金,它会在国内建立几个未来生态城,他们用的地面材料都是生活家·CASA,我们正在做这个事情;第二,我们整个在做CASA的设计里,尽可能把别人遥不可及去买的东西,比如说一个拼花地板要1000多块钱,我们能不能把它变成更平民化一些的,大家都能使用的。CASA的部分,比较接近中上的水平,而且它的年龄层也会接近年轻一些,或许有些人像我一样小年轻的,永远40岁的,也适合用CASA。

 

艺术家手中的工艺品
  【搜狐记者】:刘董您觉得您个人是艺术家的属性多一点还是商人的属性多一点?
  【刘硕真】:这个问题很有意思。我想如果我纯粹是一个商人,我钱赚够了,我就不想干了,为什么?因为我没有什么动力。可是我是一个好奇心很强的人,所以我常常会去看一些东西,经历一些东西,思考一些东西,所以我觉得很幸运的是自从生活家跟三林集团合作之后,我们有雄厚的资金,能够让我跟我的团队去思考,我们能不能把商品和艺术品结合在一块,其实在欧洲、美国,在很多地方可以看到,很多很细节的东西,确确实实是把一些商品能够往艺术品的方向去靠,所以呢,我们问过霍金斯先生,生活家到底是属于工业品还是工艺品,他的答案是生活家应该成为工艺品,有艺术设计的元素在里面,因为我们在研发的过程中,保留了一些原汁原味的艺术设计在里面,我们又能够把它量产到一个阶段,当然不是无限量,除非你是纯机器设备,那就是工业品了。
  我也请教过他为什么?他说:很简单,所有工艺品一定是围绕着两个东西,一个是情感,另外一个,它不会百分之百都一样,它应该有手工的痕迹,或者是部分的手工痕迹在里面,这对生活家的产品设计来说,也是我们现在坚持要做下去的。
 

我们销售的是幸福指数
  【搜狐记者】:您是否希望我们的经销商包括门店的店员在售卖我们生活家产品的时候,也不是用传统的方式?
  【刘硕真】:是的,所以我们这次CASA,我跟他们开玩笑说我们在销售什么?我说我们在销售幸福指数。
  一般的地板就是地板,生活家·巴洛克地板的专卖店比一般的地板,除了视觉,多了一个听觉——音乐。这次在CASA的门店里,又多了一个——色彩,可以看到比较鲜明的色彩。另外一个听觉这块,跳开了原先巴洛克用的音乐,跟我们音乐研究所的张铭老师一起,我们花了半年多搜集的从肖邦开始到一些年轻的天才的音乐,编录出将近有16个小时到20个小时的音乐主曲,只要来CASA店里买产品的人,我都想送他这个音乐。他可以带回去听。音乐是可以洗涤心灵的,他可以去调整自己的幸福指数。第三,我们多了一个触觉。CASA有部分产品,你用手去碰它的时候,你会发觉它可以飘出熏衣草的香味、檀木的香味。我们希望在嗅觉上、听觉上、视觉上都给CASA的消费者不一样的体验。还有我们设计了一个个性化家居设计的软件,你到CASA店里,我们可以一起谈谈你的家,你喜欢你的家里什么样的设计。我们想做的是在目前房价很高,大家经济压力又很重的情况下,依然让自己的生活过得既有个性,又能够让自己满意。我们拍了一个广告片叫做“渴望生活”,第一句话就是“因为爱、因为家,CASA给你们”。我是用纪念梵高的那首歌《Starry Night》作为背景音乐的,蛮有意思。
  我喜欢去创造很多可能,为什么地板不能绘画呢?为什么地板不能够有音乐呢?我觉得它很好玩,它支撑着我生活的绝大部分,创意对我来说很重要。
  【搜狐记者】:刘董自己家里现在用CASA了吗?
  【刘硕真】:是啊,我现在有一个小别墅,不到1000平米吧,我把生活家所有的产品融进去,无论是墙面的LVT砖、地面、手刮板,我把巴洛克和CASA都综合在一起,现在正在装修中。我看了北欧以后,我就非常向往这种古典的东西和现代的东西的结合,我认为它很美。太现代的东西,对我来说太冰冷,没有一些沉淀;太古典的东西,你看得太久,又觉得有点太沉重了。假如说你们家有一套法式沙发,你觉得你穿着平常的衣服,都不知道该不该往上坐。但我这个人比较随意,所以可能只放着一个单人坐的法式沙发,我会有更多的更休闲一点的东西。


每个人都是灵魂的个体
  【搜狐记者】:刘董,您的女儿和儿子,现在还在读大学吗?
  【刘硕真】:我女儿从英国读硕士已经回来了,现在在台湾的奥美广告工作,还是蛮像我的性格,她希望过一个有创意的生活,跟一群有创意的人在一起,我觉得这很好。
  我儿子今年大一,很天才的是他自己就是一个鼓手,所以他常常晚上的时候,去小型的酒吧打鼓。一开始的时候,我有点担心。因为我印象里总觉得他们那种重金属、很朋克的,是不是不太好。后来我去看了以后,我发觉他打鼓的时候挺帅的,我觉得我应该鼓励他,不一定参加乐队打鼓就一定是坏孩子,其实喜欢音乐,或许才应该是一个好孩子。
  【搜狐记者】:有没有希望他们最后继承您的事业?
  【刘硕真】:不会,我希望他们按照他们的方式去生活。因为每个人都是灵魂的个体,他应该往上延伸、横向扩展,都得靠着自己的想法,自己的经历来决定他的路怎么走。所以我就是我,他们就是他们。只不过我的角色就像一个“牧羊人”一样,他们可以随地跑来跑去,万一有一点跑偏了,我就提醒他们往中间走一走。他们不需要是第一名、第二名、第三名,我认为那一点价值都没有。他们只要活得很快乐,学业OK就好了。所以这是我对他们的希望,这也是我对CASA的希望。CASA并没有说它横空出世,把大家全部都震慑住,没有这个想法。CASA一出现,就像王满会长说的“你又做了很多新东西啊”,这可能就是生活家另外的价值吧?我们常常被模仿,从未被超越,这是我们感觉比较开心的地方。
  【搜狐记者】:基本上背后的故事是抄不过去的,抄的只是一个外表。
  【刘硕真】:其实这里面,没有不可超越的对手,关键是你的本质是什么。其实我最近在关注一个问题,乔布斯不当CEO之后,后苹果时代,其实我认为是悲观的,很多人觉得它还会继续,我认为不可能。因为在乔布斯的苹果时代,其实那些设计师还是设计师,可是这个领袖把他们聚在一起,这个领袖给他们出不一样的题目,给他们不同的方向,他可能出的十个点子有五个是馊点子,可是还有五个点子是非常有价值的,可能大家会觉得我们应该往这个方向去做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人一定要不信邪,所以说疯子跟天才在一线之间,100年前如果不是有一些疯子认为他会飞的话,我不会说昨天从新加坡回来,今天一大早又飞到南京了,我可能得先坐船,不可能有飞机。所以我认为一定要创想未来,一定要精彩人生,这就是生活家该走的路。
  【搜狐记者】:好的,非常感谢刘董。

 

 
[ 返回 ]
相关文章